八方小區是長沙的公務員小區,這個小區不僅交通便利,附近更是學校、商場、醫院等生活配套齊全,與周邊的小區相比優勢非常明顯。之所以被稱作公務員小區,是因為購房指標是各個單位分配給公務員的,然而如今卻被公然叫賣,一個指標賣到了15萬元到25萬元的高價。(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
  公務員可以買到更便宜的房子,自己不想買,還可以出賣購房指標凈賺幾十萬,這樣的“公務員福利”實在讓人羡慕。眾所周知,早在1998年,國務院就已經叫停福利分房。為什麼過去的福利房,如今又有了“商品房模式建造,經適房價格賣,財政大量補貼”的新模式?這算不算一種特權腐敗?去年一系列禁令之後,很多公務員開始抱怨工資低要求漲薪;可是,像間接福利分房這樣的特殊待遇,為什麼就沒人也來曬一曬呢?
  不得不說,這種面向在編在冊公務員群體(其他用工形式被排除在外)的間接福利分房,在全國很多地方都大量存在,絕非長沙或者湖南特有的現象,只不過操作模式不同罷了。幾日前,一位國家部委的處級官員向媒體爆料,眼下自己每月到手的全部收入是5700元。工資是不高,可他卻不必為北京的高房價憂心。因為,他獲得了兩次購買經濟適用房的名額,已經低價買入兩套房——試問,這兩套房,又該是多少錢呢?
  看吧,經適房居然可以買兩套,這不是與經適房的概念完全相悖嗎?國家部委尚且如此,各地自然更加不會客氣。前些年,經適房建得火熱的時候,很多政府單位都分配有經適房名額,可以低於市價一半甚至更多的價格買入,自己不想買的就對外出售購房指標。相比經適房動輒幾連號之類的公開醜聞,這種針對公務員群體的經適房暗箱分配,其實更為普遍。而這,顯然是違反國家規定的,是打著為公眾造福的旗號,滿足官員群體的私利。
  經適房在很多地方都被操作成了“官適房”,這是事實。現在,經適房似乎告一段落了,但共有產權房等保障房“創新”,在“掌勺者自肥”方面,實則一樣一樣的。具體來說,當下的“官適房”,主要的操作模式有:興建辦公樓時,多劃一塊地配建公寓樓;另外,也可按單位集資建房的模式來操作。反正,有編製的員工大多能分一套,可以自住也可出售購房指標。還有另一種最簡單,就是將各種名目的保障房、政策房,優先安排給公務員,甚至只面向公務員。
  不得不說,某些地方的福利分房,其實從未停止過,只不過,稍許喬裝打扮了一下而已。而所有這些政策“擦邊球”,事實上都打得一點不漂亮,都嚴重違法國家規定——關鍵是“自己監督自己”,無人進行查處。即便是在系列禁令之下,長沙依然在搞大規模的福利分房,可以想見,這大概早就是一種慣例,以至於都沒想到要“暫避風頭”。相比一般腐敗行為肥了個人腰包,這種帶有集體性質的腐敗行為,顯然並未受到足夠重視。
  憑什麼公務員總是更容易買到便宜房子?抱怨工資不高的公務員,為什麼又大多“不差房”?究竟有多少保障房流入了公務員群體?——房子,是普通人家最核心的資產,重要地位遠超工資,公務員想必亦不例外。所以說,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反腐著力點,期待有關部門能夠給公眾一個回答。(舒聖祥)  (原標題:某些地方的福利分房是否從未停止�
創作者介紹

1705

ld41ldjp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