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中美雙方商定,第六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將於7月9日至10日在北京舉行,這將為最富活力的中美雙邊關係註入新的動力。相關專家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人民幣匯率和投資協定將成為此次對話的重頭戲。
  人民幣匯率將成焦點
  根據商務部公佈的數據,2013年,中美雙邊貨物貿易額已經達到創紀錄的5210億美元。至2013年底,中美雙向投資額累計已經超過了1000億美元。雙邊互利合作不僅為中美兩國企業和民眾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更為兩國經濟發展和世界經濟複蘇註入了動力。
  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的召開將有望為此增添更多新的動力。此前,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已經進行五輪,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不過,近年來,雙邊貿易中的摩擦也使中美兩大經濟體之間的關係微妙和緊張。對於此輪對話,專家普遍認為,人民幣匯率和金融體系改革以及協調等方面將成為議論焦點。
  即將主持中美戰略與經濟合作對話的美方代表、美國財政部部長雅各布·盧日前在華盛頓表示,雙方目前正就60個議題展開合作,人民幣匯率和中美雙邊貿易協定為此次對話討論的重點。
  美國媒體《華爾街日報》此前發表文章亦指出,中國的匯率政策是雅各布·盧和美國國務卿克裡打算在新一輪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向中國施壓的議題之一。
  在雅各布·盧看來,人民幣仍被低估,中方應該積極推動匯率的自由化。
  事實上,本月1日,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價創11周新高,實現四連漲。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發佈的三季度《全球經濟金融展望季報》認為,人民幣匯率基本達到均衡水平,雙向波動將成常態。
  耶魯大學金融學教授陳志武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中國方面應該強調人民幣已經被高估,需要適當貶值,至少應該由市場決定升值貶值。過去兩年,日本、巴西及印度的貨幣都貶值很多,而人民幣不僅沒貶反而升值,這些當然傷害中國經濟。
  “除人民幣匯率問題外,中美雙邊投資協定、國際金融體系改革及其協調,以及能源方面,特別是美國開放液化天然氣出口管制等方面都將成為討論的議題。”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此外,美國新任駐華大使馬克斯·博卡斯表示,美方還將利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機會提出美國商業團體關心的議題,比如知識產權保護、提高透明度、創造公平競爭的環境等。
  中美對話將助推BIT談判
  上述也提到,在本輪對話中,中美雙邊投資協定的談判也是關註的焦點,此次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也被視為是推動中美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良機。高盛集團亞太區董事長史華茲即表示,這個夏天對於推進中美雙邊投資協定是個“獨一無二的機會”。
  自2008年啟動以來,BIT已經進行了13輪談判,最近一次談判發生在今年6月份。中美BIT談判被不少業內人士視作“第二次入世談判”,馬克斯·博卡斯此前也發表看法,表示更緊密的投資和貿易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他也正致力於中美BIT談判的工作之中。
  “負面清單的範圍和國際訴訟等方面或將取得一定進展。”對於此次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可能對BIT帶來的推動作用,梅新育作出上述判斷。
  我國去年成立的上海自貿區,推行了負面清單政策。但在美國一些人士看來,這些清單禁止和限制數量太多。而本月1日,我國也對此進行了修訂,新版“負面清單”實現了大幅“瘦身”,其中特別管理措施由原來的190條調整為139條,調整率達到26.8%。不過,在梅新育看來,鑒於對前瞻能力的高要求,作為東道國,對外資採取負面清單管理方式比正面清單管理方式要承擔更大風險壓力。
  梅新育具體解釋:“在負面清單管理模式下,如果新產業、新技術部門在當初沒有納入負面清單,日後一旦發現不宜對外資開放,要想將其納入負面清單,必然與外資及其母國發生利益矛盾,東道國要喪失一部分自由決策的主動權。”
  梅新育進一步指出,目前負面清單管理的範本由美國制定,在美式範本之下,金融服務業高度自由化,大大提高了發展中東道國管理控制金融風險的難度。
  “當前正值次貸危機爆發以來,國際金融經濟危機連綿不斷、次貸危機、美歐主權債務危機和新興市場動蕩接踵而來之際,負面清單的實施所蘊涵的風險壓力不言而喻。”梅新育稱,從這一點來看,是應該積極穩妥組織試驗,在管理水平最高的地區取得經驗後再有秩序地推廣,從源頭降低和消除發生風險的概率,還是匆忙全面鋪開埋下隱患不言而喻。
  不過梅新育坦言,若BIT談判成功無疑對中美經濟關係是重大利好,“屆時,可望擴大在美國投資自由化領域,同時,中國企業在美國投資的領域和標準會有更明確的表述,從而減少在美投資的不確定性”。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劉曉靜  (原標題:人民幣匯率和投資協定是重頭戲)
創作者介紹

1705

ld41ldjp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